您的位置:英雄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世外竹园 > 种田之世外竹园分节阅读10

种田之世外竹园分节阅读10

作品:种田之世外竹园

    r/>

    “我先吃些东西吧,好饿。”淼儿记得在整个过程中新娘子都是没东西可以吃的,唯一的就是喝交杯酒若是新郎好的体恤娘子的就吃些小菜,不然就直接洞房了。说的洞房淼儿还是很紧张的,毕竟两世为人都是处子之身,虽然比一般人懂的多,可看和做毕竟还是有区别的。

    “使不得使不得,新娘子这一天在娘家是不好吃东西的,不吉利。等晚上的时候你再吃些吧。”程氏忙拉住淼儿伸向拿糕点的手。

    “那岂不是要饿晕过去了,娘,大姨,这头饰能不能给我拿掉一部分,我坐着都觉得头要掉下来了。”

    “这怎么行,这些可都是你大姨亲自给你挑的,为了这行头你可知道你大姨跑了多少家店铺,坐好了,我要出去招呼客人了,双儿你留下了陪淼儿,淼儿你给我乖乖坐着别动。”翠花在这方面很是坚持,再说女子的行头本就是顶要紧的,也就只有自家的女儿嫌弃了。

    等屋子里走的只剩下淼儿和双儿之后淼儿直接把最大的一个凤冠给拿了下来,那个是最重的,一拿下来淼儿就觉得自己可以飘起来了。

    “淼儿你干嘛,这怎么好拿下来,不吉利不吉利。”淼儿的动作太快了,双儿又是个大肚子不够灵活,来不及阻止。

    “啊呀,双儿,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这东西实在是太重了,我真的脖子都快断了,你心心好就当没看到成不?等走的时候我会戴上的。”淼儿可怜兮兮地看这双儿,双儿也只得答应了。

    第一百十六章

    门外熙熙攘攘的声音屋里都能听到,客人可以陆续来了,这儿女方家喝酒的都来的比较早,有些孩子在门口张望着,看想想新娘子漂亮不漂亮。这些孩子淼儿和双儿都不认识,是张欢张真生意上的朋友带来的。

    双儿马上就要当娘亲了,看到小孩子喜欢的不得了,忙从食盒里抓了一把糖果过去分给那些孩子,用手摸了摸她们头,孩子甜甜地喊着谢谢,把双儿乐。

    “双儿想生个男孩还是女孩?”这个时代技术看不出肚子里孩子是男是女,只说肚子尖尖是女儿,屁股大是儿子什么乱七八糟东西。

    “想要个男孩子。”双儿笑很甜蜜,边用手轻轻地摸着肚子,双儿想要儿子是想给家里留下香火,孩子虽然不能姓自己,可是都是自己骨肉,在们古人眼里女儿也是可以,但是人这辈子总得有个儿子,不然就是不孝,断了香火了。

    “想生个双胞胎,把们打扮模样,多有爱。”淼儿眼冒星星地幻想着,这直都是想,自己小时候就特别想要个姐妹,能吵架能起分东西吃,哪怕是起抢着吃都是好。

    “淼儿,紧张不?”双儿感觉淼儿现在样子和自己出嫁前样子完全不样。

    “没感觉,本来是担心,后来想想不管怎么担心怎么紧张都是白用功,不如什么都不想,把脑子放空。”淼儿现在没别,就是饿了,已经想好了,到曲乐家新房就吃东西,这儿偷吃有些不现实,双儿定是不让。

    “恩,这样好,淼儿是知道,嫁给相公那会紧张要死,总是想着自己是不是配得上他。好在淼儿是个女夫子,和乐儿那是青梅竹马天作之合,再好不过了。”双儿对曲乐印象也是很好,虽然曲乐总是喜欢和自己相公斗嘴,可两个人感情还是那么好。

    “曲乐什么时候过来?”淼儿等不住了,想快些把这婚事给结束了,真是麻烦。

    “这还早着呢,这死丫头,这么点时辰都等不住了,娘说女大不中留还真是说对了。”双儿捂着嘴巴笑,看到淼儿吃瘪样子笑更欢了,双儿何尝不知道淼儿是因为厌烦这麻烦礼节才想让曲乐早些来呢,可这样能让淼儿出糗机会不多,这个时候不取笑还要等到何时。

    “个坏丫头,居然敢取笑,小心以后家娃娃糟蹋家娃娃。”说完淼儿就后悔了,这们可是有亲戚,亲上加亲这种事情淼儿是万个反对,真是想想都恶心。

    张府门口翠花和程氏在迎客,王叔和张欢在屋里接待客人,张真在指挥家丁干活,反正是没有个人闲着,张府本以为客人不是很多,只准备了二十来桌,可淼儿现在可是贵为书院女夫子,来客人就又多了,有些还是淼儿学生,都是写贵族子弟,连送出来贺礼都闪瞎了宾客眼睛。

    没办法,张真又命人补办了五桌,这才勉强够坐,饭菜也都让大厨从酒楼送过来,淼儿觉得自己坐在那儿等是很烦心,其实才是那个最舒心。

    “快,把这个和这个放到那边去,桌椅够用了不?不够去隔壁借,这东西怎么能放在这儿,都拿到屋里去,还有这些都拿到厨房去,快快快。”张真也就在这个时候动作快了些,指挥起来也算是有模有样。

    程氏在门口迎客有些不放心个人在后面张真,让翠花先顶着就跑到后院来看了。“真儿,个人怎么样了?可有什么不对,娘帮。”

    “都没问题,娘怎么让小姨个人在门口,您孩子去门口吧,个人能行。”张真有些无语,这娘别什么都好,就是直都把他当孩子,成婚之后好了许多,可还是喜欢帮着做事,总觉得他做不来。

    “真没问题?”程氏还是不放心。

    “当然,您忙自己事儿去吧。”张真挥挥手,示意程氏别担心他,不过这结婚还真是累人活,不是结婚那两个人累,而是家人累,张真记得自己结婚时候总觉得自己是最累那个,现在想起来真是觉得可笑,身边帮忙人可是新郎新娘累多了。

    忙碌中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门口鞭炮也噼噼啪啪地放了起来,所有爱热闹宾客都到门口看新郎去了,这新郎进门可是没这么容易,三姑六婆都是要出好些个难题,要么就给银子,可是张府也不缺银子,给个意思就成,重点就是出题了,回答不上来那定是被笑话,而且是被笑辈子。什么当年大婚时候被谁谁谁出题给考倒了,想想都有些丢人。

    “新郎来啦,新郎来啦,听说新郎可帅了。”原本在门口张望几个未出阁姑娘和几个孩子叽叽喳喳说着。

    “那可不,们不知道新郎可是们京城最美美男子吗?真是孤陋寡闻!”其中个看起来高挑姑娘吃惊得说道,这次过来其实为就是看看新郎,顺便看看这个好命新娘怎么就嫁给了中情人。

    “真吗?新郎难道是曲府曲乐少爷?”另外个长又矮又丑少女眼睛都开始冒星星了,曲乐可是单相思了好几年男人啊,自从有次在自家大哥书房见到之后就迷他迷不能自拔,还为了他特地跑到山上减肥,好不容易瘦了十斤准备继续努力。今天为了喝喜酒才下山,怎么就听到这个噩耗了,想着想着这个姑娘就翻白眼晕了过去,把边上姑娘给吓,忙喊人。当然这些都只是小插曲。

    “淼儿,快些把这簪子给戴上吧,娘进来若是看到没戴定是要不高兴了。”双儿忙起身帮淼儿把那个最大金簪给插到头上,淼儿头顿时就感觉又多顶了块石头。“好了,把喜帕盖上吧,双手交叉握着,走路要小碎步。记住了?”双儿最担心就是淼儿去了曲家走路还是那么慢悠悠地,点都不优雅。

    “知道啦,小老太婆,走个小碎步还是会。”淼儿喜帕下正在翻白眼,是有多笨哦,偶尔装下走个小碎步定是没问题啦。

    “恩,估摸着还有些时候呢,娘和小姨定不会这么简单就放他进来。”双儿也很想出去看,可又不放心淼儿个人在屋里坐着,总感觉自己出去淼儿就会偷吃东西了。

    “哦,真是麻烦,看在门外玩最疯肯定是丫丫和妙妙,这两丫头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兴奋不行,跟打了鸡血样。”淼儿算是领教了,深深为自己有这么个妹妹而感到悲哀。

    “恩,这两孩子人来疯,妙妙原本个人在家时候没这么皮,丫丫这孩子管不住,也就只有淼儿能降伏了了。”双儿刚来京城时候和妙妙相处直觉得是个小淑女,偶尔调皮下,这潜能定是被丫丫给带出来。

    门口曲乐正皱着眉头想着谜题,本以为这谜题是丫丫这个小孩子出定是简单些,哪里晓得被考倒了。

    尖尖地头,圆圆脸,白白身子,红红鞋子。这个是丫丫出谜语,猜个东西。

    “丫丫,就告诉吧,回去带去吃很多好吃。”曲乐求饶了,他实在想不出是什么东西。

    “不行不行,淼儿姐姐教过,做人不能被美食诱惑,丫丫是很有原则孩子,说不行就是不行。”这话从别人嘴巴里说出来还觉得有道理,可是从这么小个孩子嘴里说出来,尤其还是丫丫这个馋猫,周围人都忍不住出了爽朗笑声。

    “小丫丫,就放过吧,哥哥下次给银子买东西。”曲乐实在是没办法了,在丫丫耳边轻声地讨好道,想必淼儿妹妹定是和淼儿样爱银子。

    果不其然丫丫爽快地点头同意了,还很客气地拉着曲乐要进去,深怕他反悔。

    在边上看热闹程氏几个都快笑弯腰了,刚刚曲乐话还是听到了,想不到上秒还说要讲原则人马上就变脸了。“丫丫,刚刚不是说不行嘛,怎么就拉着新郎要进去了?”

    丫丫眼睛滴溜溜转,笑着回道:“怕淼儿姐姐在里面等着急了,万说是不让姐夫进去,那今后不得恨死呀。”丫丫说话小大人样子大家也不是第次见到了,每次都会被逗乐。

    “好好好,乐儿进去吧,淼儿是该等急了。”翠花附和到,还是心疼淼儿,知道淼儿现在该等着急了。

    第一百十七章

    大伙也没再追着喊着要干嘛,曲乐身边小斯很自觉地把个个红包分给边上小孩子,还有各种糕点,都是高档货,平日里见都很难见到,孩子们开心地谢过就奔奔跳跳地去看新娘子了。

    淼儿已经被张真给背出来了,大红色嫁衣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耀眼,应淼儿要求在裙摆加了很多小珍珠,看起来很别致也很闪,把边上姑娘都给羡慕眼红了。

    “看,看,这新娘子嫁衣可真是漂亮,以后嫁衣也要这样做。”个姑娘双手握拳放在嘴边羡慕地说道。

    “没现那些珍珠都是样大小,贵很,可不是般人家能买起。就别做了好不好。”另外个姑娘打击道。

    “也是,娘都不爱存银子,有了银子就拿去买胭脂水粉了,根本没银子买嫁妆,命怎么就这么苦啊。”那个羡慕淼儿嫁衣姑娘想到自己状况下子就高兴不起来了,低着头开始抹泪。

    “人家成亲别哭啊,让主人家看到了定是要不高兴了,不吉利。”

    淼儿头上红喜帕随着张真脚步颠颠地动着,减碎红纸从丫鬟手里不停地往天上撒着,当然少不了鞭炮声,这些都是淼儿主意,程氏全部照办了,本来淼儿要求红地毯,可是京城没这个说法,程氏也就没当回事。

    “出来了,出来了,听说新郎现在可是曲家当家呢,年纪轻轻就这么位高权重定是个了不起人物,长倒是有些像姑娘家。”边上人直都是在窃窃私语,刻都没停过,来张府喝酒大多都是生意人,对京城消息都很灵通,也都很八卦。

    “新娘上轿……”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喊了声,淼儿就被张真从背上放到了轿子里,这就是传说中八抬大轿,淼儿等了会了就把喜帕给翻了上去,两家不算很远,可听说这轿子需要在京城绕圈子,前边唢呐滴答地吹着,淼儿闹心地顶着凤冠煎熬地坐着,轿子本来就不是很稳,颠簸厉害,淼儿又没吃饭,别提都多难受了。

    偷偷地把窗户掀起来个角,淼儿现很多人都在街边看着,指指点点,看来淼儿婚事在整个京城也算是个热门话题了。其实最主要是因为曲乐,变成了曲府当家,那可是皇上都要给些面子角色。

    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淼儿都快被晃睡着了,轿子总算是在处鞭炮声要把耳膜震破地方停了下来,淼儿忙把喜帕给翻了下来,若是被看到那就丢人了,这年头哪有新娘子自己掀帕子。

    媒婆打开了大红色帘门,嘴里说都是吉祥话,只是淼儿精神恍惚没听清楚具体说了什么,接过媒婆塞到手里红色布,淼儿知道那是新郎用来拉新娘进去,只是淼儿觉得这样子有些怪怪,又不是小狗,也长了眼睛了,把喜帕拿开多好,还要好死不死扮演瞎子,真是伤脑筋。

    从曲府门口下轿,路走到拜堂地方淼儿真是步步都艰辛啊,还好鞋子不是高跟,若是高跟淼儿定会觉得自己是在表演特技了,有招叫做走高跷顶碗,想着想着自己就乐了,边上人喊拜天地都慢了拍,还是媒婆提醒,媒婆也没注意到淼儿走神,还以为这新娘子是紧张呢。

    只有曲乐知道淼儿定是走神了,按照淼儿性格紧张定是不可能,敢在拜堂时候走神新娘子还真是没见过,曲乐在心里恶狠狠地想晚上有好看。

    其实拜堂什么也是比较快个程序,淼儿现在已经在新房里坐着了,媒婆和丫鬟在边上整理着,还在床上撒着东西,什么生儿子不生儿子,完全就是迷信,不过是为了讨喜,淼儿也没说什么,大红色喜帕下淼儿其实正在打瞌睡。

    等淼儿有些清醒时候现屋子里已经没有人了,淼儿先是掀起点点盖头环视了下,确定没有人之后才起身走到镜子前把那个最大凤簪给摘了下来,喜帕也直接扔到了床上。

    屋子里早就准备好了上好酒菜,这是用来晚上时候让新郎和新娘在晚上时候喝交杯酒时候用,般新婚时候这些酒菜都是不怎么动筷,只是个摆设,新郎和新娘也只喝杯酒就吹灯共度春宵了。

    淼儿可不管那么多规矩,在淼儿字典里那就是人是铁饭是钢,顿不吃饿得慌。天没吃饭,又是头顶这么重金饰,又是在轿子里晃荡了老半天,被整心力憔悴,又饿又累。淼儿拿起筷子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没会就把本就不多菜色给吃了个干净,美美打了个饱嗝,淼儿喝了杯酒润润口就倒床上睡觉去了,这等到天黑还有很长段时间呢,不如先睡个美容觉。

    “醒醒,醒醒……”

    恍惚中淼儿貌似听到有人在喊自己起来,“别吵,还没睡够呢!”淼儿起床气直都是很大,最讨厌就是吵醒睡觉人类了。

    “乐淼淼给起来。”曲乐感到很憋屈,自己在外面喝到快挂了,淼儿居然在屋子里吃饱了躺床上呼呼大睡,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说了别吵!”淼儿大力地用手挥了挥,很是不耐烦。

    “乐淼淼,看看现在是什么个情况,居然给酒足饭饱睡觉了,看全天下所有人知道了都要被笑掉大牙了。”曲乐从刚开始憋屈到现在想笑都无力了,对于淼儿他都是生不起气,有是心底满满爱和包容。

    被曲乐推了好几下,淼儿眯着眼睛慢慢地睁开来,用手揉了揉,环顾了下四周,这才现现在是自己新婚之夜,淼儿实在是很尴尬,都不好意思大声讲话了,因为没什么底气,确实是不对。

    “呵呵,这不是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种田之世外竹园 种田之世外竹园分节阅读10 异界骗神(调音师) 勇将归来二零九五(岁月静聆) 调皮公主三胞胎(龙妮) 变三八(分析帝马上有美男) 伊洛斯皇室贵族学院(離墨殇) 独爱京城鹿少(海蔚) 命运道君(风云处) 修真到异世(银色月光) 校草殿下是公主(墙角边的绘画者) 偷星九月天之玄月同人(莫莫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