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英雄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周少 > 完结

完结

作品:重生之周少

    “你就狂吧你!”周拓想起上高中时周烨然就知道利用沈明岚勾引他,然后又亲自上阵只为羞辱他出一口气的那些手段不由得皱了皱眉,“你这堂弟行事作风太过阴损大胆,你还是注意一点,小心阴沟里翻船!”

    “好,我知道了。”周烨呈趁着四下黑漆漆的,又没人注意他们,有些心痒难耐地问,“晚上回家吗?”

    周拓看他一眼,情绪也有一丝波动,“回。”

    “南边?”

    “嗯……”

    66、第六十五章

    一个星期后,蓝可林被恐吓的案件告破,刑警队通过电话监听和排查成功抓获罪犯,那是一个衣着打扮很非主流的年轻女孩,她是反蓝可林后援会的副会长,对蓝可林充满敌意和仇视,被抓获后,她起先情绪激动,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甚至还继续扬言要蓝可林身败名裂,后来她的律师来了,告知她要承担的法律后果,她这才怕了,却嘴硬地坚持认为自己只是跟她开玩笑,她没任何过错。

    周拓见多了少年犯,可是像这样气焰嚣张的少女犯还真是第一次见,满嘴难听之极的污言秽语叫他每隔几秒就会涌起大嘴巴抽死她的冲动。

    蓝可林来电话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见过周拓一次就对他莫名的信任,明明经纪人跟他们大队长熟识,她却选择跟周拓联系,沉默了两秒后她说:“这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认识她,她确实是跟我开玩笑。”

    周拓皱眉,“她跟你什么关系?”

    “我可以不说吗?”

    “你可想清楚了,这个女孩就跟只疯母狗似的,你放过她这一次,说不定还有下一次。”

    蓝可林被他形象的比喻给逗笑了,“不会有下一次的,她不敢。”

    “那你现在来队里做个笔录吧。”

    “好。”

    周拓满心疑窦蓝可林突然改变口供的原因,女孩的律师为她看询问笔录时,有个一身朋克打扮的男孩来接她,女孩玩起神奇变脸,从疯母狗一秒钟变乖猫咪,目光飘忽满脸惴惴地叫了声,“商哥哥……”

    被称作商哥哥的男孩淡漠地看她一眼,问周拓,“她可以走了吗?”

    “等受害人来做个笔录,我们调查清楚情况才能决定。”周拓的表情比他还冷。

    他总算明白蓝可林改口的原因了,这个男孩……是她的地下恋人,一年后,她满二十岁,他们登记结了婚。

    十五分钟后,蓝可林简单打扮,戴着大墨镜亲自开着一辆很低调的平民车到刑警队做了笔录,全城和那位商姓男孩没有任何眼神或言语交流,男孩也没有多看她一眼,一脸严肃地训斥着那个胆大妄为的女孩。等蓝可林做完询问笔录,周拓对女孩做了一番训诫后,三人一起走出刑警队,商姓男孩不顾女孩气急败坏的叫嚷,径自坐上了蓝可林座驾的副驾驶座,蓝可林表情平静地驱车离开。

    周拓看一眼还在路边大吵大嚷的女孩,无声失笑,这个世界怎么了,狗血无处不在。

    又过了一个星期,队里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找出了连环奸杀案的确凿证据,对罪犯正式提起了公诉。连轴忙了一个多月的周拓得到了三天难得的假期,很久没出去玩了,他打算和周烨呈一起去度个小假。

    他打给他,想问他能不能休假,结果却是季维接的电话。

    “阿呈太累了,刚刚睡着了,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你转告他。”电话里,他刻意压低了一点声音,让本身就极具歧义的话语显得更加暧昧。

    周拓低笑。

    这手段也太拙劣了吧?

    他连跟他演戏的兴致都没有,直接打给周烨呈的秘书pink,“周烨呈现在在公司吗?”

    “在啊。”pink是周烨呈大学时的学妹,也是知道他们关系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她性格大大咧咧,又聪明识趣,和周拓处得很不错,因为曾被两位前任男友劈腿,她最恨的就是小三,在季维初入公司她就看出他对Boss的“不轨之心”,还好意提醒过周拓要看紧点周烨呈,所以周拓十分信任她。

    “你找个人一起去他办公室,帮我叫他接电话,他要是睡着了就摇醒他,如果有人叫你不要打扰他睡觉,你就说是周总的爱人找他有十万火急的事。”周拓就不信季维当这两个同事的面还能这么没皮没脸。

    五分钟后,周烨呈回电话了,他倒也不笨,“是不是季维接我电话了?”

    周拓冷哼一声。

    “我刚才不小心睡着了,他进来我办公室把通话记录删除了……”周烨呈的语气有些烦躁,“他以为做这么无聊的事你就会误会我,我们就会吵架?真是蠢到家了!看来我不能再留他待在公司里……”

    周拓还是不吭声。

    “生气了?”周烨呈轻声问。

    “谈不上生气,就是觉得挺烦的。”

    周烨呈比他更烦,一边是曾经视若兄弟的死党,一边是自己的爱人,夹心饼干不好做啊。季维最近又固态萌发,变着法子的诱惑他。若他对他只是痴情,周烨呈倒也感激感动,可是想到他故意破坏他和周托关系的那些手段,那点感激感动马上就烟消云灭了,对着他那张脸,开始觉得厌烦。

    当天下午他就下达了一纸调令,让季维外调外城分公司。

    季维捏着那张调令沉默良久才冷冷地开口,“你就这么绝情?”

    周烨呈抽着烟沉默不语。他承认自己是个冷酷自私的人,凡是想要拆散他和周拓的人,不管他是谁,他都不会原谅和姑息。

    “好!周烨呈,你很好!”季维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相比季维的激进,肖蔚英明显更有手段。

    他不像季维出生在富裕的家庭被父母捧着惯着长大,他身世复杂,从小经历许多坎坷,原本就比同龄人更聪慧早熟,性格也更隐忍,再加上在国外几年的修炼,他褪去学生时代的青涩,隐去骨子里的傲气,整个人变得更有气质了,也更为圆滑了。

    他为人处世确实很有一套,不然一向眼高于顶的方柏林也不会那么赏识他。

    他跟周烨呈的公司有很多合作,就算周烨呈一直提防着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有才华,在各种场合见面次数多了,当着其他人的面也不得不假装对他友好客气。

    肖蔚英察觉到周烨呈的戒备,在某一天态度诚恳地向周烨呈表达了当年故意勾引周拓的歉意,他说:“芸芸那时很受伤,差点要轻生,我气昏了头,才想到用那样愚蠢的行为报复你们……”

    周烨呈将他的话转告给周拓听,有些疑惑地问:“你说他到底什么意思?”

    周拓似笑非笑地反问:“是不是突然觉得如果他不是沈芸芸的哥哥的话,其实他这个人还挺有魅力的?”

    周烨呈点头,“以客观眼光看的话,他确实还不错。”

    周拓讽笑。肖蔚英前世今生肯定都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周烨呈的性格,凡事投其所好,让他舒爽快意,以周烨呈挑剔的性子,他能说出“还不错”三个字,已经是极高的评价。

    这个肖蔚英,真是厉害啊……

    周烨呈打量着周拓的脸色,促狭道:“吃醋了?紧张了?”

    周拓翻个白眼。

    周烨呈收起笑脸,一本正经地说:“其他人怎么样都与我无关,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我可是个有家庭观念和道德观念的传统男人,这辈子都打算从一而终了。”

    上一世,他可没说过这种话,周拓心里五味杂陈,说不清是感动多一点还是酸涩多一点。

    周烨呈说了番肉麻话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赶紧的转移话题,“我也吃醋了。”

    “你吃什么醋?”

    周烨呈掏出手机按了按,示意他看屏幕上显示出来标题为“新任宅男女神蓝可林跟神秘帅哥共进晚餐”的八卦新闻,“这是怎么回事?”

    照片上的蓝可林一副纯情学生打扮,对面的男子则只有一个暗淡的侧影,其他人或许看不出是谁,周烨呈却一眼就认出是周拓。

    周拓回忆了一下,似乎是他和蓝可林上星期一起去吃火锅被拍到的,因为她那件恐吓案,他和蓝可林重新熟识了起来。对此他没有多作解释,只淡淡说:“我们是老朋友。”

    认出八卦新闻上的神秘帅哥是周拓的不仅周烨呈一个,还有周父和靳珊。

    周父难掩欣喜地问:“你和那女孩什么关系?”

    周拓不想让他再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直截了当地回答:“就是一般朋友,爸,你别胡思乱想了,我对女人没感觉。”

    周父沉默良久,这几年他冷眼旁观儿子和周烨呈的相处,虽然从一开始各种看不惯周烨呈慢慢到接受和欣赏,但是他心里一直心存侥幸周拓能扳正回来结婚生子,这一次,他终于彻底死心认命了,“你们好好过吧……”

    相比周父的压抑,靳珊情绪高昂,“哟,你这是要被掰直的节奏?”

    周拓笑骂,“少胡扯,就是一女性朋友。”

    “哎哟喂,除了我,你还有别的女性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啊,从哪冒出来的啊?”靳珊一副酸溜溜的语气。

    “我最爱的女人永远是你,就别捻酸了。”

    “哼,这还差不多!”

    “可林是个很有趣的女孩,改天介绍你们认识,你也会喜欢她的。”

    “得了吧,我可不想玩拉拉。”靳珊故意曲解周拓的话。

    周拓想起上一世,无论他怎么拉拢,也许是因为背景差异太大,各自的圈子不一样,三观也不太一样,也或许还有他的因素,靳珊和蓝可林的关系一直都淡淡的,没有太多话题。女生的友情这种复杂的事情他是永远搞不懂的,所以一听靳珊这话,这一世也不打算继续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了。

    他问:“你和凃南最近怎么样,他又向你求婚了吗?”

    靳珊一下子就炸毛了,“你能不能不要每次给我打电话都问这个问题?!”

    周拓悟了,“看来又求了。”

    从大学毕业开始,凃南逮着机会就向靳珊求婚,加上这次,估计都有上百回了。周拓无比佩服的他坚韧意志,更佩服靳珊的铁石心肠,一口咬死她和凃南只是“sexpartner”的关系,绝对不可能会嫁给他。

    “就算凃南以前有错,让你失望过,可是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全世界都看得出来他很爱你,而你如果对他没有一点真心的话也不会这几年都跟他‘厮混’,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放下心结接受他呢?”周拓劝道。

    靳珊幽幽地说:“如果我只是喜欢他,那么我不会有任何纠结,可是……正因为我爱他,我对他的感情已经不止喜欢,所以我很害怕,怕他像以前一样因为一些原因而刻意疏远我,不接我电话,不跟我见面,像空气一样消失……”

    “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就算是吧,如果换成是你呢?如果周烨呈让你伤心难过,然后又想跟你复合,你能大方地原谅他接受他,跟他重归于好吗?就算重归于好了,心里能毫无芥蒂吗?”

    靳珊的话犹如响雷,在周拓脑中引爆。

    怎么可能毫无芥蒂呢?

    除非他从未爱过,否则,没有人能容忍爱人的背叛。

    最近,肖蔚英频繁刻意接近周烨呈,这让周拓感到烦躁,如果他想的话,他完全可以找个借口让周烨呈彻底远离他。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烦躁的同时,他也有一种好像打通关游戏终于来到最后一关的感觉,终于……终于要结束了,终于要离开一直桎梏他的牢笼。

    也许他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他从未对肖蔚英真正释怀,他想要试验周烨呈,试验他还会不会被肖蔚英吸引。如果他没有,那么,他终于可以放下心结,像父亲期待的那样跟他好好过日子。如果他再次出轨,那么,他将和周烨呈恩断义绝,再无任何牵扯。

    无论是哪种结局,都是解脱。

    67、第六十六章

    周末,周拓接到何朗的电话,“周拓,明天去不去打球?”

    何朗曾经做过几年职业篮球运动员,可惜因为身高不具优势,混得差强人意,大学毕业后退出球队,竞聘做了y城少年队的副教练,他自己还开了一家私人篮球俱乐部,就在周拓他们刑警队附近。

    何朗有时会叫周拓带同事过去打球,周拓起初不觉得什么,有时间就去运动一下,这一年季维回国后,他却察觉到何朗邀约他的次数似乎频繁了很多。

    有一次一起打球后,冲了澡在更衣室换好衣服,周拓无意间一瞥,看到何朗从衣柜拿出一串钥匙放进衣袋里,眼尖地看到那个肥q钥匙扣。

    这么多年了,他还用着这个钥匙扣。

    周拓眼神复杂地看着何朗。

    何朗察觉到他的目光,纳闷地扭头问他,“怎么了?”

    “你怎么还没交女朋友?”周拓问。

    何朗的表情僵了一下,讪笑道:“没人看得上我啊。”

    “怎么会,你条件又不差。”周拓看着他的眼睛,“我们局里有些年轻女警还没男朋友,要不要给你介绍?”

    “呃,算了吧,我怕我hold不住。”

    “不喜欢女警?那女老师或者公务员怎么样?我也认识一些女老师和公务员……”

    何朗沉默了一下,“周拓,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不想找女朋友。”

    “为什么?”

    “我……没什么,就是暂时没这个心情。”

    “你有喜欢的人了?”周拓眼神复杂地看着他又问。

    “……没有。”

    “那么,是失恋了,情伤未愈,还想着前女友?”

    何朗干笑,“就算是吧,别说这个话题了,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后来,周拓再也没跟何朗谈起过感情问题。何朗最近频繁的邀约打球和吃饭,周拓察觉到他对自己的亲近多了一层刻意,何朗不是城府深的人,这份刻意让他自己的脸上不自觉地带了一些不自在的感觉,周拓上一世几乎每次和他见面都是叫他陪他喝酒,对他没有任何防备,一心只记挂着让他又爱又恨的周烨呈,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对劲,这一世,他却敏锐地心生警惕,隐隐感知到有什么事要发生。

    这一天,何朗又约周拓去打球,打完球何朗说想去西郊吃农家菜,周拓没什么意见。

    两人吃过晚饭,出了农家饭馆何朗突然又说:“听说你和阿呈在半山买了栋别墅,是不是在附近?”

    半山别墅……

    周拓的眉心跳了跳,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何朗看了下手表,笑道:“现在时间还早,不如带我去参观一下,顺便我们再喝两杯?”

    这番措辞和上一世几乎一模一样。

    夜色渐暗,天空的墨云和远处的青山呈现出一片诡谲之色,郊外的风有些大,吹乱周拓的头发,月亮被厚厚的云挡住了,四周没有月光,路灯也坏了,只能凭借饭馆漏出的一些荧荧灯光照明,站在停车场远远看着有些像聊斋里山间破庙的阴森鬼火。

    周拓感觉有些冷,神色也有一丝恍惚。

    见他许久没反应,何朗喊了他一声,“周拓?”

    周拓回神,看着他笑了笑,“何朗,突然想起一个心理测试的游戏,虽然没有科学依据,不过我觉得挺有趣的,要不要玩?”

    “啊?”

    “老虎、马、绵羊、母牛、猪,凭第一感觉选一个你最喜欢的。”

    何朗的表情有些紧张,“测什么?”

    “你回答了我再告诉你。”

    何朗想了想,“绵羊吧。”

    周拓又笑了笑,“我猜就是绵羊。”

    “到底测什么啊?”

    周拓还是不告诉他,故作神秘道:“到我家再告诉你。”

    回家的路上,不管何朗怎么问,周拓就是不告诉他,问了几次后何朗也就不问了,眼看半山别墅越来越近,他沉默下来,扭过脸去望着窗外。

    周拓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他自己的表情则越来越冷。

    “回家好像没什么意思,家里的酒也没剩好酒了,不如我们还是去酒吧喝吧?”他说。

    “别啊。”何朗回过头来,“我主要是想去参观别墅,没好酒就改天再喝呗。”

    周拓伸出手去摸手机,一边道:“不知道周烨呈在不在家,我给他打个电话……”

    何朗眼疾手快,连忙夺过他的手机,嗔怪道:“亏你还是警察,怎么这么没安全意识,开车不要打电话。”

    周拓一脸无奈地看他一眼,“可我好像没带大门钥匙。”

    “呃……”何朗的表情凝滞了几秒,“不会吧?”

    那几秒里,他的脸上有紧张、不敢置信、焦躁,还有惊喜、庆幸,这些情绪糅合在一张脸上,使周拓无比熟悉的这张脸看起来十分违和陌生。

    他真的太不会演戏了……他却又是周拓最不容易设防的一个熟悉的“局外人”,所以,没人想到周拓会对何朗心生戒备。

    可惜,现在的周拓并非彼周拓了。

    “跟你开玩笑的,我带了钥匙。”周拓笑道。

    就让他好好看看,等着他的是否是昔日的那场好戏。

    因为没打算过夜,所以周拓没把车开进花园里的车库,而是停在大门口。下了车开了门,和何朗并肩穿过花园,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让他有种如置梦中的感觉。

    重生后,他只在周烨呈刚买下这里后来过一次,还是被周烨呈硬拖过来的,只待了几分钟就找借口匆匆离开了。

    他一直都不愿意再踏足这里。

    这里,曾经有过许多最快乐最甜蜜的回忆,也有过最痛心最难堪的回忆。而现在,他终于鼓起勇气又来到这里,穿过重重迷雾,走进这个一直困扰他、像蔓藤一样缠缚着他让他几乎要窒息的噩梦里。

    身边的何朗在想什么,是什么表情,他已经不在意。

    夜空的墨云迅疾漂移,月亮从云后出现了,皎洁的月光落在周拓的脸上,笼罩着整栋别墅。周拓想起,那一天晚上的月光,似乎也是这么明亮。

    进了屋,周拓神色淡然地给何朗倒了一杯水,何朗心不在焉地喝了一口,四处环顾一遍后,道:“带我去二楼看看吧?”

    周拓的表情依然平静,“好啊。”

    当上了二楼,在走廊上隐约听到走廊尽头他和周烨呈的那间房间里传来□喘息声,他忍不住笑了。

    此时他已经完全确定,这是一个局。

    不用说了,当年,自然也是局。

    “周拓,这……”何朗一脸震惊地望着周拓。

    周拓冷笑,当年的他真是太蠢了,被怒火和妒火冲昏了头脑,一心只想杀人,何朗的演技烂成这样竟然也没发现不对劲。

    他默不作声地朝房间那边走去。

    和当时一样,房门没有关牢,透过一丝门缝,借着月光看到kingsize大床上两个浑身□四肢纠缠的人影。

    “啊~阿、阿呈……阿呈——”肖蔚英仰着头跨坐在周烨呈身上疯狂地摇摆着,周烨呈的双手掐在他的臀上,两人齐齐发出粗嘎的呼吸和喘息,浓郁的欢爱气味从屋里散发出来,十分刺鼻。

    虽然早有预料,猜想周烨呈或许又是中了迷情药之类的手段,可是当时的情景真实再现,周拓仍有些受不住,心如刀割,按着胸口快要不能呼吸。

    他伸出手想推开那扇门,看清楚周烨呈此时的表情,他想确认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意外”。

   &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重生之周少 完结 Shut up花美男(倩俊夣) 斗帝神话(梦雨01) 功夫帝皇(老驴东来) 施主耍无赖(花千瞳) 后宫九美男(总小悟) 重生回到90年代去种田(我是你的那颗星) 傲世剑典(壹玖捌玖) 魔瞳修罗(枯玄) 独立根据地(思兮) 基三之冰叽玉骨(九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