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英雄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这坑爹的人参 > (完结+番外)

(完结+番外)

作品:这坑爹的人参

    在众多修者惊呼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对面忽然传来一阵痛苦的嚎叫,然后仁笙就看到刚刚动手的魔王被一道金光给化成了飞灰。

    对面的修者们都松了口气,不过仁笙却叹了口气。

    “果真不自量力。”天炤看着那个动手的太上长老冷笑,手中慢慢的浮现一团黑影,而后往旁边一抛,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刚刚被金光化掉的魔王丝毫无损的站在了众人的面前。“看来各位还没有看清楚局势,那就只好让各位亲身体验一把了。”

    这句话说完,那二十一个魔王级别的各修者就开始默默在口中念叨着什么,仁笙见状皱眉,而后在他的识海之中,白芷白菜还有黑木就看到了原本趴在地上的某个萝卜,开始一点一点的在地上划拉着什么。跳过,齐齐一抖,下一刻识海里的仁笙就继续装死了。

    仁笙睁眼,看到的就是天炤那黑不见底的双瞳。

    “……看毛?”

    天炤挑眉:“是我的错觉么?你比之前活泼了不少。是因为见到了那个金逍?”

    仁笙眉头微皱,“这个时候我活泼的起来?”

    天炤看了仁笙一会儿,才转头看着对面已经倒下的大片修者,露出一个嚣张而满意的笑:“呵呵,你若是跟我,自然是好事。”

    “呵呵。”老子吐你一脸。

    “卑鄙!你们竟然用毒!我们跟你拼了!!”

    被这样的情况一刺激,来此的修者们一个个都不淡定了。毒是压垮他们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让他们彻底不顾一切的条件。金逍看着自己这边三四百个妖修都被毒倒,一挥长袖就把他们全部收到了乾坤袋中,和剩下的妖族准备全面的攻击。

    其实现在的情况也不算太差,毕竟他们这边人数是对方的十多倍,就算他们不死,金逍相信,只要那生而为魔者死了,不死的神话也就破灭了。这些魔王修者的不死是建立在玲珑小仙境之中的,没什么好担心的。

    此时早就神色阴沉的万魔体的想法同金逍差不多少,他还打算在这混战之中狠狠的给天魔一个教训,并且收了他。从他有意识起到现在,他还没有吞噬过生而为魔者呢。从某些方面来说,万魔体是同类相残吞噬之后的胜出者,而生而为魔却是天生。

    这就像是□丝和富二代,前者不想弄死后者的几率几乎为零。而后者对于前者,也是绝对的看不上眼的。

    不过,天炤却没有让这些修者们来个破釜沉舟。

    “万魔体不是魔族的王么?我也是魔族,这同其他三族无关,让万魔体同我比一场,胜者为王,到时候咱们再打也不迟。若是你们运气好,我输了,那我自废所有修为,同时把玲珑小仙境和鬼王仙参拱手让给你们。敢么?”

    此话一出,那些想要拼命的全都愣了一下。而金逍的脸色一变,旁边九湖开口:“各位别被他煽动,此处是他主场,群攻是最好的方法!”

    只是此时九湖的话已经不能传到来攻的修者的耳朵里了。毕竟天炤所提出的条件很诱人。他们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刚刚全体攻击也只是被逼到那个程度。现在既然有让别人送死自己守好处的情况发生,之前的拼命心也就淡了。反正,先看他们斗一场么,万魔体和生而为魔者都是魔族,魔族内斗其他人怎么好插手?最好两败俱伤,他们再出手,那才是最好的渔翁得利!

    很显然,在场的大部分修者都是这样想的,不管怎么说,万魔体和生而为魔者的争斗定然会无比的激烈,最终不管是谁胜利,那个胜的人都不会轻松,他们那个时候再出手,一定能破!

    因此,在大部分修者的默认之下,万魔体和天炤的对战就这么定了下来。

    万魔体看着那个修为同自己一样的天魔,心中冷笑,这样的一个存在,早就该从世界上消失了,等他把天魔给吞噬之后,来到这里的修者要么臣服要么去死。真以为自己会不计较他们的算计?打的是两败俱伤的主意啊,啧啧,可惜了,这些人没有一个知道,当魔族吞噬其魔族的时候,是多么的迅速,更不会知道,吞噬之后,会变得多么强大。虚弱什么的,绝对不超过十息的时间!

    仁笙终于被天炤给放了下来。不过他依然没法行动。他被身后的两个人给看的死死的,再加上体内还没有清除完毕的魔气,仁笙萝卜继续装怂。

    对面金逍和团子都在看着那个一动不动的萝卜,前者还在想着白芷传递过来的消息。抬头看着那两个打算互相吞噬的魔族,手中握着一个淡紫色的灵气碎片。他绝对不能让这两个的任意一个成功,不然结果实在是太不好。只是想要杀了他们也要抓住时机,而时机除了等待之外,还能够制造。

    鬼族的修者,到现在都没见到呢。

    就在这种几乎堪称诡异的静谧当中,万魔体和天炤的对决开始了。也不知是谁先开始攻击的,总之仁笙看到了两股惊人的魔气碰撞到了一起,魔气的冲击几乎让他没法坐稳。而后便是天昏地暗的斗法,随着大殿之内的墙壁一点一点的碎裂,仁笙忽然觉得,他还是不要坐在这里的好。

    猛地站起了身,仁笙就感到自己的脖子上多出来一把长剑和一个爪子。

    “啧,我修为被废了你们紧张什么?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是赶紧祈祷你们的王胜利么?”仁笙这话完全没有让那两人把手中的剑或者爪子给放下。只能郁猝的吐了口气:“坐这里很危险好吧,要不你们两个谁过来给我挡挡?被误伤的话我实在是受不起,你们知道的,我太脆弱了。”

    这次那两人终于有了反应,一个狠狠的抽了嘴角,另一个放下爪子,两人直接走到了仁笙正背后。

    仁笙:“……”这些家伙一定看上那个天炤所以对自己公报私仇了!

    动又不能动,仁笙只能咬牙闭上眼在体内疯狂的转动灵气,清除掉那些已经折腾了他许久的魔气。现在那个天炤和万魔体在斗,自己清除魔气即便是他发现了,也没法再来禁锢了他。

    【阿笙?你如何?】

    识海里突然响起金逍的声音。

    仁笙愣了以下,迅速开口:【我没事,你和团子还好么?识海里不安全,那个家伙能够感应到,等事情完结了我们再好好说话!】

    轰——!的一声,天炤被万魔体一掌拍在了地上。只是天炤站起来之后的第一个动作竟然不是疯狂的攻击报复,而是无比阴沉的看向仁笙,之后竟然在众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一个掌风煽向了金逍!

    叮!

    金逍的淡金长剑自动出现,挡下了那一个偷袭。只是这偷袭让所有人都紧绷了以下神经,这生而为魔者到了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偷袭?!

    正当他们担忧的时候,在上空的万魔体忽然大笑出声:“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是个多厉害的人物!到头来也不过如此!本王不跟你继续玩下去了,你还是乖乖的成为本王的一部分吧!相信我,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说到这里,万魔体的全身上下忽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上千条细长的触|手,那些触|手胡乱的挥舞着,下一刻向着天炤疯狂的扑去,直接把天炤包在了触手之中!

    “哈哈哈哈哈!被我魔爪触碰到的,不管是魔族还是其他三族,都绝无挣脱的可能!生而为魔者,你就乖乖的、呃?!”

    万魔体的话还没说完,胸前就出现了一把土黄色的剑尖。骤然反应过来:“你们想偷袭?!”

    在他这句话还没有被人答复之时,一个阴测测的、带笑的声音忽然出现:

    “没人教过你们,不要抢魔物的食物么?”

    而后仁笙看着那包裹着天炤的黑色触|手上,渐渐的、又忽然疯狂的出现了更多、更细、更长的,赤红色血丝触|手!

    “这不可能!你要干什么——!!”

    129、这坑爹的结局2

    原本占尽优势的万魔体在这一刻被反将一军,从捕食者变成被捕食者的差距几乎让他震惊的失去所有理智。看着那自己的魔气触|手上密密麻麻赤红色的血丝,万魔体就算是再怎么不想承认,也知道他是被那个生而为魔的家伙算计了。

    “你休想!!”

    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堪忧,万魔体却不是那么容易低头认命的存在,这原本就是搏命,成王败寇,而他绝对不能承受失败的结局,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同归于尽吧!

    这么一想,万魔体周身的魔气像是崩塌一样的喷涌而出,不要命的一边给天炤送魔气,同时用魔气攻击天炤。

    终于被触|手包围的天炤也忍受不住这种疯狂的魔气,只见那黑色的触手啪啪啪的碎裂开来,露出面色红润到过分的生而为魔者。

    “虽然我想说接受你的上供,不过有些垃圾魔气还是不要给我了。我只要你的魔体就好。”

    瞬间那些红色的血丝就疯狂的向着万魔体而去,之后死死的缠在了他的身上,不停的紧缩蠕动,仿佛像是许多小蛇,在吞吃食物一般。

    仁笙:“……”尼玛这场面让人好想吐,他有密集恐惧症好吧。

    眼看着万魔体疯狂的挣扎渐渐的慢下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蠢蠢欲动,蓦地那已经被血丝吞没的万魔体发出最后疯狂的吼声,伴着那吼声,天炤极速后退,一阵巨大的爆炸震动了整个魔殿!

    就是现在!!

    仁笙猛地抬头看了一眼金逍,紫色的双瞳爆发出动人心魄的光,下一刻身形一抖,就消失在了那玉床和那身后两人的面前。

    “!!他跑了!!”

    “站住!!”

    负责监视仁笙的两个魔王此时惊觉,却已经来不及再抓住仁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原本蔫不拉几的萝卜扑到金逍的怀里,嗷嗷直叫。

    “下次我把你绑我身上!!”

    金逍死死的抱着怀里离开了许久的人,狠狠的说出那句话之后就直接把仁笙下巴扣住,吻了上去。那种仿佛想把人给生吞一样的狠厉和疯狂,几乎让仁笙招架不住,许久之后才双腿发软的站在金逍怀里,抱着嗷嗷直叫的团子,心里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还是在这个人身边他才安心。

    “主人!你可算回来啦!”

    白菜代表一众小弟扑过来慰问,被金逍一巴掌扇飞到白芷怀里。现在金逍处于精神亢奋、极度不稳定中,理智虽然是这些天的最正常水平,但是防御等级又刷新了一个高度。

    “谁都不能碰他。”金逍哑着嗓子,样子就像是一把即将出鞘的刀。

    白菜见状委屈的在白芷的怀里嚎啕,后者叹口气,拍拍白菜:“你当大王他是二饿了几年没吃到骨头的狗突然找到一块骨头就好了。”

    白菜闻言顿住想了想,然后顿悟的点点头。“大王好惨。”

    九湖鹰影荒流众:“……”别说实话啊白菜。

    “废物。”

    正当金逍这边为仁笙的回归而齐齐松了口气的时候,在中间站着的生而为魔者天炤却寒着一张脸,阴沉的瞪视着那抱的死紧的两人,心中的不悦极速放大,以至于到了最后,天炤手中的血丝直奔那两个看守者仁笙的魔王级修者,用了仅仅两个呼吸的时间,就直接吞噬了他们。

    “阿笙,你太让我失望了。”

    天炤看着一脸纠结的仁笙,神色一片阴冷,“原本我不想吃了你的。”

    仁笙闻言抽抽嘴角:“我还要谢谢你不吃我之恩?你这么十几二十多天不都是在喝我的血么,不然你和万魔体一样的修为,就算这里是你的主场,我也不信万魔体会输的那么彻底。”

    天炤闻言眯起双眼,而后竟然点头笑了起来,“你说的不错,既如此那就饶了你,等我杀了这里的所有人、收服了剩下的魔族,我再把你好好的关起来,每天都喝你的血。”

    仁笙闻言卡壳,反而是金逍开口,“脑子被万魔体啃了吧,你没那个机会了。”

    金逍的这句话一出,就像是一个信号,原本都按兵不动的修者们这次竟然全体发动了攻击!此时万魔体已经覆灭,吞噬了万魔体的天魔绝对是一个必须除去的存在。别管利益不利益的,如果没法弄死这个天魔,那他们的结局就会如同他所说的那样,要么死要么成为傀儡奴仆!

    而这样的结果,绝对是所有修者不能够接受的,即便是修仙四界各有最高阶层的王,但四界各自为政,怎么能够有一个人统治四界的结局?!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绝对是所有修者和整个修仙界的灾难。

    于是想通了的元婴期以上的大修们开始疯狂的攻击,剩下的极少的修为不够元婴的修者弟子,则是默默的聚集聚灵阵,为了能够让自家的师尊、祖宗大显神威。

    不过,很显然生而为魔的天炤对于此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在众多修者们暴起杀人的同时,对面还剩下的十九个魔王级别相当于渡劫期的大修也有了行动,他们毫不犹豫的护在了天炤的周围,而天炤则是深深的看了仁笙一眼之后,周围的血丝一点点合拢,最终把他自己给包裹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球。

    “他这是想要进阶!”

    “快阻止他——!”

    “一定要阻止他!!”

    但凡是有脑子的都清楚现在是最危急的时刻,也是最佳攻击时刻,如果在天炤进阶之前没有把他给灭掉的话,问题就大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时间太短,你觉得他们能不能突破那十九个门神?”仁笙此时也拿着自己的灵剑装模作样,完全没有认真出大力气。

    “哼,那天魔早有准备,既然敢在这个时候公然进阶,就代表他有八|九成的胜算进阶成功。别看他这个时候看起来是最脆弱的,但此时也绝对是他防御最强的时候,人数多有什么用,修为在渡劫期的,咱们也就四十多个比他们多一倍而已。”金逍冷着脸把自己的想法说出,“与其在这个时候死磕……”

    “不如先准备好一切,等待时机!”金沧岳父大人从旁边飘过来,一脸高人模样。

    “……”抽冷子一击必杀,以后绝对会是他们一家子的家传绝学。仁笙默默的低头,而后眼神一闪,看向大殿四周的墙壁。

    【他们来了?】识海里金逍开口。

    【来了。】仁笙点点头,【都在墙边儿上贴着挂着当隐形壁画呢,等会他们集体鬼哭,放鬼煞,就不信拖不住那个变态!】

    【……老大,那家伙对你做了什么变态的事么?】

    白菜的声音弱弱的响起,而后识海之中死一般的寂静。

    金逍漠然的转过头看向白芷,后者森森的叹了口气,直接把白菜给塞到了自己的空间里。转头看向同样阴森森的看着自己的黑木,白芷抽了抽嘴角:“我已经把他关禁闭了。”有个天然呆口不择言不懂看眼色的伴侣真心伤不起,或许他该重新考虑一下?!

    黑木哼了一声:“过些天我打算吃白菜十八吃。你觉得如何?”

    白芷:“……”一点也不如何。

    就如同金逍所想所说的那样,即便是在场的有三千多的修者,可面对着那死了又重新复活的十九个渡劫期魔王修者的时候,再疯狂也最终没有灭掉那个血红的球。虽然那血球上有着大大小小的被攻击的痕迹,但归根结底,生而为魔的最后进阶,还是成功了。

    整个大殿在这一刻,充斥着让人颤栗的、强大的魔气。

    噗通噗通。

    包括元婴期在内的修为不足的修者,无论种族,全部倒地不起。而元婴期之上的修者们则是震惊的看着那血球,看着那血丝一层层的剥落,最终现出一个邪到极点的,完美的男子。

    依然是那张脸,但气势却截然不同,强大的恐怖。

    仁笙死死的抓着金逍的手,饶是他们已经对现在的情况有心里准备,也留了后手,但此时看到眼前的天魔之时,仁笙心里还是涌起了惊涛骇浪——他们真的能够把这个家伙给扳倒么?!

    “呵~看看你们的表情,真难看啊。”

    天炤笑着看着对面所有人铁青的脸色,接受着身后那十九个仆人的欢呼。

    “不是来除魔的么?怎么,之前拼了命的要杀我,现在,你们全都傻了?”

    “是死是奴,给你们两个选择,别让本魔君说第二遍!”

    黑色的长袍在大殿中无风自扬,忽然天炤看向大殿的四周,仁笙猛地一惊,往前踏了一步。

    “……阿笙。”天炤回头,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在仁笙看来简直血盆大口还阴森。

    下一刻仁笙就脱离了金逍的手掌出现在天炤的面前,被天炤一只手提着衣领,而后听到耳边的声音道:“你还不从了么?或者,让我现在就把你炼化成丹?”

    130、这坑爹的结局·终

    “你还不从了么?或者,让我现在就把你炼化成丹?”

    听着耳边阴森森又志在必得的声音,仁笙忍不住一抖。倒不是被这声音和话语给吓的,而是仁笙萝卜觉得,这货果然是一个从心里就变态的存在,等下要是他们没把这货给完全弄死,他自己以后估计都睡不好觉。

    不过当着变态的面,那是绝对绝对不能够低头的,仁笙抬头,数十天来第一次对着天炤露出一个极致的笑,那一瞬间,天炤几乎被迷惑。

    “有本事你炼,怕你?!”

    在这一瞬间,以仁笙为中心,整个大殿爆发出数十个巨型龙卷疯狂的扰乱着整个大殿内的一切,而在龙卷出现的同时,金逍同时升空,双手凝结成印、金色的长剑悬于头顶,片刻之后一只双目赤金的黑色火凤长啸出声,凶猛地冲向天炤!

    “你竟然还有余力?!”

    天炤感受到魔力忽然变得狂乱而驳杂,神色阴冷:“你是不是早就能够清除你体内的魔气?”

    仁笙此时飞快的跑到墙角,闻言回了个冷笑:“要不然我每天被你当血库用你当我很爽?天天喝我的血,也不怕撑死你?!”

    此时天炤的已经无暇继续对仁笙说些什么,黑色的火凤已经扑到他的面前,原本天炤已经进阶是根本就不在意这样的攻击的,只是这只火凤明显有所不同,那种疯狂的魔气和四圣兽的圣力竟然同时出现在这火凤的体内,前者可以破他的护体之力,而后者,他是魔,若是被四圣兽的圣力攻击,不管修为多高,也会受重伤。

    “哼!倒是本座小看了你们,竟然敢联合起来算计本座!”

    长袖狠狠甩过,挡下那火凤的攻击的同时,天炤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仁笙的面前,“只是你们也太小看本座了,区区这样的攻击,就像置我于死地?做梦!”

    在天炤的手即将抓到仁笙的刹那,混乱的大殿之内忽然间变得阴冷至极,温度骤然下降,像是一步就踏入了凛冬。

    天炤的右手在触及到仁笙领口的瞬间,细小的冰棱极速的从他的指尖凝结,而后飞快的蔓延到他的右臂。而初次之外,混战中的整个大殿里的修者也有许多被这极致的冰寒给冻在了原地,瞠目结舌。!!!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这是什么冰!我的南明离火竟然无法化掉?!”

    “快看魔族!”

    相比妖族和人族的修者被冻的僵硬在原地,魔族的修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这坑爹的人参 (完结+番外) 魔宠天下: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十月十八) 桃花邪神(独狭猪) 九重凤阁:皇后不愁嫁(香可可) 邪王狂妃:绝色圣灵师(月洛枭) 宫心计:毓婉传(苏倾妍) 旷世毒妃:妖邪鬼帝妻(嫣然欣) 绝色毒医:金主的秘密恋人(云女) 一世情深:逮捕豪门卧底妻(还君明珠小姐) 不死武尊(妖月夜) 凰女妖娆:盛宠逆天王妃(圆小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