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鸟不觉得今天有什么的不同。

    和往常一样的时间起床,一样的腰酸腿痛,一样的疲惫的身去洗漱,然后用最好的姿态去校,却和同一句话不说直接趴在桌上睡觉。

    在课间时候,下课的时候或许或注视一下那个“王”。看着他有没有什么不轨之举,然后去音乐室听他弹钢琴,最后不知怎么的就到了第二天。

    基本每天都是这样,非常平凡的一天——事到如今,说实话未鸟已经不指望能找到多少决定性的证据了,等到哪一天老头心血来潮一个电话然后自己就滚回去吧。

    未鸟是这么觉得的。

    一如既往的生活,正如这一如既往的蓝天一样。

    直到——

    大,大家好!我,我是京!很,很高兴认识大家!

    站在讲台的女孩穿着不得体的水手服颤抖的说。

    心跳顿住。

    仿佛在一个很平常的日中突然看见奥特曼降临一般。

    推开椅,站起来。

    血液在身体中不自然的窜动着。

    嘴巴张开,却只能颤抖的发出声音。

    京,京?!

    未,未鸟姐!!

    女孩转过头。

    在看到未鸟的一瞬间,眼神就好像被点亮一样,闪烁着星星般的光芒。

    终于找到你了!

    随后,女孩的身体的重量重重的搭在未鸟的声音,双腿腾空飞起,双臂死死的勒住未鸟的脖,头不住的往肩膀上蹭。

    呼,呼吸!

    虽然很重,重到难以呼吸的地步。但是未鸟却感觉到一种奇妙的安心感——一种自己不是孤独一人的安心感。

    哪怕这份感情只是来自于一个才加入对策大队一个月的新的不能再新的新兵而已。

    ---

    未鸟和京的相遇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对于未鸟来说几乎是每天都会发生的。

    也许是在电车上,也许是在什么偏僻的角落,看见被男追赶的少女。

    未鸟便这样冲向前,下两除二的把坏蛋放倒了。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京的表情,即使被一个痴汉逼到角落眼看就是绝境的时候,在未鸟看到前的那一瞬间,京还脸上堆着笑努力的想要拖延时间等待救援。

    并没有自暴自弃,也没有过于惊慌失措,一如既往的笑着,也理智的寻找着方法。

    也许就是这点让未鸟记住了,然后对比了自己。

    未鸟姐到这儿多长时间了?

    京很正常的拉着未鸟的手到一个树荫旁的板凳上坐下,歪着头非常好奇的说。

    其实从心里说,未鸟并不觉得自己和京是多么好的,多么特别的关系——并没有到这样非常自然的坐在椅上聊天的程,但是京这份率直却让未鸟半分也不敢伤害。

    一两个礼拜了吧。

    这一段时间,未鸟姐就这样装成生?

    京歪着头,单马尾顺着重力下垂,双眼非常炯炯有神的盯着未鸟。

    恩。

    在京的视线上,未鸟不知为何有点儿不好意思转过了头。

    可是,连我穿水手服都会感觉到超~~不好意思,未鸟姐明明比我都大得多?

    揍你啊!

    未鸟头上出现#字。

    开玩笑的~~哈哈京非常自然的笑了起来,摇着手道歉明明只有两个礼拜没见未鸟姐但是却感觉好久了啊。未鸟姐这段时间想我了么?

    是,是么?未鸟没敢直视京的视线,说实话的确没有怎么想起京的事情。

    呜——京非常生气的嘟起了嘴,过分了啊!未鸟姐!——我这两个礼拜可是每天都在担心未鸟姐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

    ---

    违和感。

    在看见未鸟的一瞬间京就这么感觉到了。

    不应该的。不应该是这么寻常的对话的。

    现在明明不是能做这样寻常对话的时候——但,为什么

    怎么可能?未鸟非常不在意的笑笑我怎么会出事情啊,怎么说我作战经验可是队里第一丰富的呢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预感的,感觉未鸟会在这个事情上栽一个跟头,我的预感一直很灵的哦。京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这样说。

    违和感。不可能。

    自己的“预感”不可能出错的。一直都不会出错的

    这是诅咒么?!未鸟一副吓着的样真的没事的啊,到现在什么都没发生。话说你怎么会过来了啊——老头竟然同意了?

    为了未鸟姐的事情,我可是到老头办公室去吵了啊!京非常自豪的拍了拍胸脯后来连那个智囊都出现了,最后拍板让我到这儿帮你——

    兰?

    恩,感觉很可怕的一个人。

    不过是个不错的人呢。

    是么?

    是的。熟悉之后就习惯了。

    恩。

    ---

    微风吹过,让京刚来有些紧张,有些疑惑的心情瞬间消散了不少。

    脸上不知不觉中多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总之,真是好了!

    京站起来,做了个伸懒腰的动作。随后转过身,右手扶住被风吹的有些零散的发梢。

    这样笑着说。

    你说什么?风有点大,没听清楚

    没什么京笑着摇摇头真是好了,我也能帮到未鸟姐了。

    未鸟看着有些兴奋的京不禁的笑着,就好像妈妈看着不成熟的孩一样。

    (就好像上次未鸟姐帅气的将我救出一样,这次我也一定要帅气的将未鸟姐救出。)

    京在心中这样发誓。

    --

    或许对于未鸟来说不值一提,但是对于京而言,那次的救赎就是拯救生命一样的意义。

    自己有着特殊能力。可是说是自己选择的走到那条的。

    走到被男友背叛,被男友出卖,被男友抢走一切的这条的。

    最后的结局也就是被一个不知名的痴汉按在墙壁上似乎准备下一秒钟就夺走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一样。

    自己相信自己认为最珍贵的东西。但是那份感情却轻易的被他人背叛了。

    可以说,在那个场合帅气的出现的未鸟对于京来说就是“英雄”般的存在,所以京才不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自己的画家的身份,变成对策大队的一个成员。

    用自己的这份小小的能力拯救其他人——

    拯救未鸟。

    所以。

    这次轮到我了。未鸟姐

    ---

    就是他么?

    未鸟和京躲在教室的门缝后面看着正在授课的直人。

    没错,就是那个刘海遮住眼睛的人。

    危险。

    预感告诉自己这个人很危险,危险到绝对不要接近比较好。

    现在还这么寻常这本身才是不正常的——不正常到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地。

    嗯嗯

    未鸟点点头

    果然看起来就不像好人啊。非常可疑。我似乎嗅到一阵危险的气息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未鸟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世界上哪有把刘海遮住眼睛的正派人物啊。

    吐槽点不是在这儿吧!!

    未鸟姐又在这种情况下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为什么老娘是里番女主角啊 9第二个 异界骗神(调音师) 勇将归来二零九五(岁月静聆) 调皮公主三胞胎(龙妮) 变三八(分析帝马上有美男) 伊洛斯皇室贵族学院(離墨殇) 独爱京城鹿少(海蔚) 命运道君(风云处) 修真到异世(银色月光) 校草殿下是公主(墙角边的绘画者) 偷星九月天之玄月同人(莫莫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