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英雄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武将观察日记 > 武将观察日记第20章

武将观察日记第20章

作品:武将观察日记

    水岸畔,尾相接,立起投油机。

    第二战·洛阳

    麒麟、吕布率军驻于邺城外,司马懿下意识地转了个弯,跑了。

    十万雄兵犹如鬼魅,抛弃所有粮草,穿过关中平原,一路北上扼守漳水,于一夜间出现在邺城下。

    抵达漳水南岸的第一时间,麒麟派出密探与甄家族长接头,甄族撤回了所有粮草。转而投向吕布。

    邺城全城上下一瞬间恐惧起来,巨钟鸣响,城门轰然紧闭,吊桥收起,机关声不绝。

    城内开了水闸,漳水水位渐低,骇浪涌来,填满护城河。

    天亮时分,大军在邺城外扎营。

    战旗排开,号角吹响,第一缕晨光在旗帜间穿梭,探鹰展翅而飞,穿过塞外茫茫草原,扑向凉州军。

    一面“吕”字大旗在初夏的晨风中扬起。

    鼓声响,将旗接二连三立杆,三名军师各骑战马,驻于吕布身后。

    麒麟手执方天画戟,手掌平抚而过。

    “终于到了交出它的时候了。”麒麟低声道。

    手背金色纹身摸过之处,方天画戟出阵阵龙吟之声,戟杆,戟锋泛起一阵金光,犹如金龙盘旋。

    吕布接过方天画戟,战戟嗡然作响,绽放出一道开天辟地的金光。

    画戟沉寂下去,金光消失,戟身泛起一行上古文字,再次亮起,山川湖海,飞鸟走兽,草木虫鱼,三千年前,洪荒世纪的象形字布满战戟。

    吕布侧身,以戟遥遥指向城头,运足中气喝道:“曹——孟——德——!出城一战!”

    “温侯,江东一别,风采依旧。”曹操声音于风中传来:“天下步兵有曹,骑兵有吕,你我携手,当可效汉室,成忠名,然,你我为何落得今日境地?!刀兵相见,罔顾百万苍生性命,便是你一世所求?”

    吕布仰头,远远眺望曹操,眉毛动了动:“曹操。”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吕布漠然道:“曹操,废话少说,出城一战。”

    “两万战两万!派出战将,与我平原会战!”吕布以戟直指,喝道:“今日一战,定此后汉家气运,万年河山,你若胜了,我十万西凉铁骑归你统辖,吕奉先横戟自刎漳水河前!”

    “我若得胜,开城门,交天子,由我奉回长安,天下臣服,结束中原乱世!”

    “曹孟德!敢不敢?!”

    战鼓狂擂,一轮山呼海喝后,城外十万大军渐渐安静下来。

    “他不会和你决战的。”麒麟小声道:“贾诩,传令下去,准备投石机,攻城。”

    不料曹操一身黑铠,巍然立于城楼,长声喝道:“你我争战八年,自该一战了结恩怨!来战便是!”

    刹那麒麟、贾诩、法正等人尽数愣住,邺城守军轰声雷动,城门摆出军师席,荀彧就座。

    城门大开,骑兵纷纷涌出,排布于城外旷野。

    “他居然愿意迎战?”麒麟难以置信道。

    步兵手持巨盾,大喝一声朝两侧退开,曹操骑一匹通体雪白,四蹄明黄的高头大马,身穿黑金武铠,头戴奔龙盔,脚踏纵云靴,驻马阵前。

    “糟糕。”麒麟拨转马头,只道曹操以坚守战消耗时间,无人制订战术,这下奇着一出,凉州营登时阵脚大乱!

    “对方步兵万二,骑兵八千……”贾诩道:“不可慌张,成败在此一举,先看清对方军阵,再订我方出战人选。”

    吕布缓缓道:“我方也步兵万二,骑兵八千。”

    法正色变道:“主公!万万不可一意孤行!曹操所带步兵天下闻名,我方当以骑兵全力出战,方是对策……”

    未等法正说完,吕布已决然喝道:“听令!”

    “马左翼,张辽右翼!”

    麒麟道:“等等……给我们点时间……”

    吕布漠然道:“麒麟守帅台,全盘指挥,这便出战。”

    吕布一马当先,冲出阵前,麒麟大叹这二愣子又犯浑了,吕布却摘下饕餮盔,朗声道:“取我雉鸡尾冠来!”

    马亲手捧来雉鸡尾冠,吕布系好颔下带绦,曹操的骑兵仍源源不绝出城。

    这是一场以战对战的硬拼,双方奇谋再无用处,城楼处荀彧高喊:“凉州营中哪位军师愿与文若一战?还是三位先生同上?”

    吕布转头看了麒麟一眼,目中颇有笑意,意思是被搦战了,该如何?

    麒麟朗声道:“主公!曹操便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怕他做甚!”

    凉州营哄笑。

    贾诩道:“不可掉以轻心。”

    麒麟嘴上虽反击,心里却紧张至极,平原会战一旦开始,不是全胜便是全败,全无缓冲之机,亦再无丝毫侥幸,先前吕布将话说得太满,万一落败便要自刎……

    “你怕了?”吕布淡淡道。

    “我……有一点,你就不怕么?”麒麟反问道。

    吕布:“当年辕门射戟,一箭正中百步外戟尖,天犹助我,何惧今日一战?”

    麒麟沉默,道:“如果输了,要怎么办?”

    吕布:“不会输,你说的,你不是能知过去未来么?”

    麒麟:“……”

    “好,押上,如果输了,我陪你自刎。”麒麟笑道。

    麒麟转身,手背六魂幡重重铺展,幻为战袍于身上一裹,飞身而起,落于帅台高处,两营采声雷动!

    麒麟伸出右手,嗡的一声,黑火蓦然跃起三丈!继而铺天盖地直展开去,兵戈四起,天际雷声阵阵,黑云压城,甲光晦暗!

    邺城外平原会战的旷野,犹如一瞬间被无数上古英魂笼罩,远古战歌于天际隐隐传来,千军万马虚像奔腾而过!

    邺城内外,万军哗然,双方兵士不受控制地跪了一片。

    曹操抬头,喃喃道:“涿鹿。”

    吕布深吸一口气,左手高举方天画戟,戟尖金光闪耀,犹如破空利剑。

    马率左翼,张辽率右翼。

    双方排军布阵,天空雷霆奔腾!

    吕布沉声道:“成败在此一战!儿郎们!”

    “莫言江山!莫说大义!今日追随吕奉先!请将性命交予我,为我捐躯战死!一往无前!”

    “愿为主公战死沙场——!”凉州军山崩般大吼,齐声应和!

    曹操转身,高举天子剑,喝道:“汉家历代先祖在上,英灵庇佑!此战王道加身!为国捐躯!”

    曹军轰雷声应和,天顶乌云聚为漩涡,蛟龙般的暴雷乱窜。

    一道霹雳划过天际,时隔八年,最后的战役终于打响!

    吕布吼道:“杀——!”

    麒麟浑身浴火,漆黑火焰笼着一层银光,有若远古神祗降世,吕布战戟金光流转,率领洪流般的凉州大军开始了第一轮冲锋。

    千军鏖战,万马奔腾,战车奔驰而出,麒麟手中,六魂幡之火幻为一尾巨大黑鹰,呼啸掠去!

    “变阵!”

    马、张辽所率两翼抖开,两万兵马在大地上排出苍鹰之型,吕布一马当先,领中军,踞鹰喙,似一把尖刀撕开了曹操战阵!

    荀彧一抖手中战幡,幡中绣以金色长蛇,号角令依次传出,曹操步兵齐声大喝,立起钢铁盾牌,变为一尾游移不定的长蛇,环绕鹰阵旋转!

    步兵手执盾牌,于号声中依次奔跑,吕布骑兵悍然冲锋,破去第一重防线,兵士四散,继而在短短片刻再次聚拢。

    吕布转头朝己方帅台上眺望,麒麟按着手腕,火焰再变,聚为一颗巨大无比的球,黑色的血眼漂浮空中,似在俯览大地上的万千军团。

    吕布转马后退,漠然高举方天戟。

    金光引领之处,兵士纷纷围聚;曹军长蛇阵蜿蜒盘旋,将西凉军重重围困。四万人里三层,外三层围住西凉军铁桶般的大军!

    麒麟翻掌一抖,巨眼倏然刺出八道利刃,凉州军聚集为球,猛地齐声大喝,八队骑兵开始了第二轮冲刺!

    一瞬间阵内冲出八把尖刀般的骑队,蛇阵被冲得不住激荡。

    荀彧左右挥舞数下盘蛇旗,蛇阵哗然而散,大军再次组合,集为八面盾牌般的人墙。

    麒麟深吸一口气,天顶巨眼抽出八条触须,彼此缠绕,接成八个缓慢旋转的黑色火焰巨环。

    中军吕布巍然不动,四面八方兵士涌上,又散去,步履错落有秩,短短数息改变方位,组合成八个巨大的阵环,一队百人,十队一环,八千骑兵绕中军阵缓慢旋转,反困住了荀彧指引的曹军方块。

    场面恢弘至极,贾诩法正等人纷纷登上高台,俯览战场,只见孙膑的八门金锁阵再现,生伤休度、景死惊开,马领生门,张辽守死门,八阵齐旋,看得荀彧眼花缭乱。

    曹军两万人如同陷于泥淖中的巨兽,被西凉军拖着不由自主地转向后阵。

    贾诩勒令道:“放箭!”

    刹那箭雨铺天盖地,天空不辨日月,大地晦暗,利弩拖着雪亮的白光划过天际,被绞至阵中的曹军呼天抢地,血肉横飞!

    曹操道:“李典!徐晃据守!曹仁随我破阵!”

    荀彧迟疑片刻,一展盾阵旗。

    曹操已率领三千骑兵,冲进阵内!

    吕布等的便是这刻!当即一振金戟,悍然迎上了曹操的冲锋。

    “主公不可盲目破阵!”荀彧喝道,继而猛挥战幡!

    后阵呜呜吹号,曹操勒马阵前,双方一触即退,曹军后队变前队,潮水般退回己阵。

    曹操朝墙头投来迟疑一瞥,见盾旗。

    曹军再变阵,成尖盾之型,吕布转头,麒麟手中黑火幻出一把横亘天地的巨大古剑!

    古剑于乌云下不住震颤,剑锋雷霆万丈,似集万古神怒于一身,吕布喝道:“随我冲锋!”

    西凉军聚为最后的尖刀阵,悍然刺进了曹军的盾阵中!

    盾阵凹陷下去,尖锥不断刺入,吕布单骑赤兔,战神光芒锐不可挡,引领锥形剑尖,所向披靡,浴血冲锋。

    主帅身畔骑兵接连战死

    68、荀文若阵搦西凉军

    !

    马大吼道:“保护主公——!”

    赤兔马载着吕布冲杀直入,越来越多的曹军手持巨盾咬牙抵住,吕布身边更多的骑兵围上,不知战死了几百几千,将近上万,吕布已杀得双目嗜血,方天画戟锋锐无双,遇人,遇盾俱是一劈两半!

    万人斩一撞之下,荀彧亮出最后的战幡。

    曹军四变其翼,盾阵两端缓缓化出鹰阵双翼,铺天盖地的掩向西凉军。

    西凉三将在吕布率领下已杀得全身脱力,马堪堪回头一望。

    “不变阵?!”

    麒麟手中仍是那把巨剑,巍峨不动。

    西凉军兵士渐少下去,贾诩道:“不可再战,必须转阵突围!”

    麒麟抿着唇,天顶,六魂幡化出的巨剑悲鸣不休。

    吕布悍然道:“冲锋——!集结最后力量冲锋!”

    盾阵濒临崩溃,两翼曹军却已形成包抄之势,西凉军如虎入牢笼,只需围困之势一成,阵形收拢,吕布便要遭到八面夹击!

    乌云中一道霹雳划过。

    盾阵疯狂颤抖,吕布悍然爆喝:“试问当今天下——谁能胜我!”继而挥出了天崩地裂,排山倒海的最后一戟!

    盾阵中军彻底崩溃!七千步兵被西凉军冲锋的骑兵冲得大败!尖刀阵寻至突破口,轰然杀了出去。

    荀彧脸色剧变,几次换阵,然而阵形一散,吕布便如虎入羊群,肆意冲杀,骑兵杀出阵后几番冲击,马与张辽率领军队散开,反扑回去,形成了反包围!

    荀彧吼道:“鸣金!”

    三声鸣金,曹兵丢盔弃甲,瞬间大溃!战意一泄,平原上登时成了巨大的绞肉场,骑兵追上溃逃曹军,衔尾直杀向邺城。

    鸣金声歇,城楼万箭齐,城门开了不到片刻便轰然紧闭,徐晃抢回落败曹操,仍未逃回城的曹兵奔至护城河前,被己方乱箭射伤射死,骑兵纷纷举盾护住头身,正要再追,西凉营中传来鸣金响。

    吕布驻马,闭上双目,复又睁开,漠然道:

    “收兵。”

    西凉十万人在那一瞬间齐声欢呼,震撼大地。

    天空风云变幻,漫天阴霾一扫而空,黑火无声无息收拢,吕布策马缓缓回营,仰头眺望,传令道:“集队!”

    帅台顶端,六魂幡之火再变,吕布笑道:“这次变什么阵?”

    麒麟手里黑火聚为环,尾相接,幻出一个心型,六魂幡砰然飞散,麒麟笑着朝吕布抛了个飞吻,跃下帅台,前去迎接。

    麒麟喊道:“抓到曹操了么?小心肝!”

    吕布笑答:“没有,他的马跑得太快了,小宝贝!”

    麒麟无奈摇头,贾诩匆匆拾级而下,道:“就知道他不会守信!”

    “算了。”麒麟抬手接住吕布抛来钢甲,交给一旁亲兵:“现在我军士气高涨,明日就开始攻城!”

    照这个时间,郭嘉应该过函谷关了,麒麟暗自祈祷,希望陈宫能多拖几天。

    与此同时,郭嘉、夏侯惇率领的十万曹营骑兵,穿过塞外并州草海,终于抵达了长安。

    69

    69、凌公绩水渡长安信

    第三战·长安·峰回路转

    乌云蔽月,长安城外一片静谧,远处连绵丘陵如黑暗中潜伏的异兽。

    “凌将军,我们现在入城?”

    凌统就着火光,低头拆开临行前麒麟封予的锦囊,上书寥寥数行字——若抵达长安时郭嘉仍未围城,马上调查长安城外河道沿岸,慎防瞒天过海、反客为主、离间三计。

    凌统收起锦囊:“不,我们只有五千兵马,进城也帮不了他们。”

    凌统小声吩咐道:“驻兵此处,无我吩咐,不可出兵。”

    偏将前去传令,全军埋伏于树林内,夜枭凄厉锐鸣,周遭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凌统以棉布裹了马蹄,趁着夜色率领两百骑兵前往渭河。

    云开月明,滔滔渭水闪着万点银鳞,哗哗声流入长安,昔年甘宁便是在此处带领千人泅水入城,里应外合,兵不血刃地取了袁绍的长安城。

    如今换陈宫镇守,郭嘉率军来袭,渭河畔空无一人,极是危险。

    两岸流水逝去,靠近岸边之处,芦苇在风里微微晃动。

    凌统沿路小心查勘,渐行渐远,乌云再次掩来,遮没了月色。

    倏然间,身后伸来手臂,猛地一箍,凌统气息窒住,反手便抽腰畔长剑。

    甘宁带着磁性的声音十分性感:“格老子滴,不跟着主公打仗,回来做啥子。”

    凌统险些被吓死,松了口气,道:“回来帮你。”

    凌统转过身,问:“伤好了?”

    甘宁头干了,衣服还是湿的,一手搂着凌统的腰,另一手捏着凌统腮下。专注地看着他。

    云过,银光遍野,照亮凌统的脸。

    甘宁没有说话,凑前吻了上去。

    凌统一手紧张地抬起,微微抖,似是想推开他,然而甘宁将凌统压得背靠岸边岩石,不让他挣扎。

    “唔……”凌统气息略一乱。

    甘宁接吻技术十分了得,稍一吻上凌统便失了方寸,无从抗拒。

    片刻后唇分,甘宁调侃道:“想老子了所?”

    凌统低头,略喘息片刻,甘宁又得意地拍了拍凌统的脸,伸出手指,解开凌统皮甲肋下的系带,凌统忙道:“别乱来。”

    甘宁看着凌统双眼,又迷恋地在他唇上亲了亲,凌统眉头一蹙,甘宁只得道:“公台让老子带人出来埋伏,预防有人泅河袭城。”

    凌统打断道:“郭嘉来袭,足足十万兵马。”

    甘宁这一惊非同小可,转头朝河中吹了声口哨,上千芦管出水,俱是水军营的兵士。

    凌统刹那满脸通红,想到方才被甘宁强吻,调戏都被近千人看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下去!”甘宁低声道,继而抱着凌统跃下水,浮浮沉沉,泅往长安。

    深夜,陈宫仍挑灯于长乐宫内翻阅城防报告,高顺加派人手,严密巡逻;甘宁与凌统湿淋淋地进了殿,陈宫登时大惊。

    陈宫:“邺城战线如何了?”

    凌统接过布巾擦身,除下外甲,宽衣解带,见甘宁在旁,又蹙眉系上腰带,答:“麒麟派我回来协助你们,这有给你的信。”说着递出一封信。

    陈宫接过,湿了水的信里,宣纸粘在一处,好不容易打开,里面一堆烂墨纸渣。

    陈宫:“……”

    凌统:“……”

    陈宫哀叹道:“我命休矣!”

    凌统道:“不……不关我事,都是兴霸……兴霸的错。”

    陈宫转念一想,沉默不语。

    甘宁道:“那个……陈宫?”

    陈宫怒道:“玩忽职守!延误军情!来人,将他拖下去!”

    凌统愕然,甘宁忙道:“军师!”

    陈宫不由分说,着人将凌统按在殿前,勒令道:“八十军棍!打!”

    凌统:“我……”

    甘宁道:“军师!军师手下留情。你们,快去请高顺将军,快!”

    高顺亲自带兵在城门处巡逻,闻得凌统前来,忙率兵回宫,凌统已被架在殿外足足打了八十军棍,甘宁无论如何求情,陈宫俱无动于衷。

    可怜凌统被打得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甘宁吼道:“公绩今年才十七岁!我愿替他受罚!”

    陈宫不作答,高顺匆匆进殿,正要求情,陈宫却将手一拦,甘宁倒是光棍,脱了武袍,便朝殿前一跪!

    凌统既恨又气,与甘宁生受了那八十军棍,打得满地紫黑,分不出谁是谁的血。

    陈宫一拂袖:“拖下去,押进大牢,待主公归来后亲审。”

    甘宁情急,惨叫道:“高兄!”

    高顺见甘宁不顾一切求情,只得出言道:“军师,此刻正是用人之际……”

    高顺乃是吕布麾下资历最老的将领,连麒麟都得客客气气唤一声“高大哥”,陈宫自不能将高顺之话当耳边风。

    然而,只见陈宫朝高顺使了个眼色。

    第四战·邺城·夜探敌情

    张鲁率军奇袭,按麒麟吩咐,截断了郭嘉的粮草,继而急行军南下,前来邺城汇合。

    “怎来得这么快?有消息了么?”吕布问。

    张鲁道:“以缩地之术过长城,紧追慢赶,终于追上温侯脚步。果如军师所料,郭嘉、夏侯惇带领十万大军,扮成匈奴人,直扑函谷关去了。”

    吕布赤着上身,坐于将军榻上,一身纠结武人肌肉健美有力。

    华佗手持银针,于火上烘烤,刺入吕布背□道。

    张鲁哂道:“你们打仗还带大夫。”

    麒麟莞尔道:“辛苦华老先生了,此战毕,定能颐养天年。”

    华佗抽针,捋须笑道:“医者父母之心,但求此战能定天下,百姓不再受战乱之苦,亦是值得。”

    吕布一脸面瘫相,问:“本侯还能活多久?”

    张鲁与华佗一齐笑了起来,华佗道:“侯爷正当壮年,若不沉溺酒色,胸襟豁达,当可活至百岁。”

    吕布答:“我既爱喝酒,又好色,只怕活不到那么长。”

    麒麟揶揄道:“你可以的,只怕以后我还比你先死呢。”

    吕布神色有点黯然。

    华佗又道:“自古心直意坚者,俱能享高寿,侯爷便是其中翘楚。”

    吕布默默点头,张鲁打趣道:“想那曹孟德,一生多疑,便罹患头风……”

    华佗唏嘘道:“一起一落,生枯荣死,俱由本性而定。”

    麒麟心中一动,问道:“曹操的头风很严重了?”

    华佗道:“头风病人最忌惊吓,须得静养,今日曹相亲自率军出兵,在温侯手下大败,只怕病情又加重了。”

    麒麟沉吟不语,华佗为吕布扎完针,松了骨,吩咐道:“温侯今日须得早睡,不可再动,明日早起,一身便即安泰。”

    众将纷纷躬身出帐,吕布又道:“麒麟……”

    华佗正色道:“侯爷,不可再劳心费力,且先躺着。”

    麒麟莞尔道:“怎么?”

    “没事了。”吕布只得乖乖躺上榻去,像个小孩,又念叨道:“我要活到九十九……”

    张鲁笑得打跌,与麒麟、华佗出了帐,华佗径去歇下,张鲁又道:“今夜月色明朗,军师可愿与我走走?”

    麒麟与张鲁并肩而行,忽地注意到张鲁腰畔挂着一把短匕,蹙眉道:“七星刀?”

    张鲁道:“传言此刀乃是留侯张良佩刀,刃刻天罡北斗,名唤‘七星’,大汉四百余年,流失民间……”

    麒麟点头道:“失而复得,本就是你们张家的宝物。”

    张鲁见麒麟面容凝重,遂哂道:“军师莫不是也喜欢此刀?”说着解下七星,麒麟忙道:“物归原主,师君请收着就是。”

    张鲁与麒麟缓缓前行,张鲁又道:“见军师面有忧色,可是有何事举棋不定?”

    麒麟吁了口气,道:“实不相瞒,我在想奉先的事,这件事在我心里,一直搁了很久很久。”

    张鲁捋须不语,麒麟停下脚步,说:“奉先若……奉先若打下邺城,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曹操?我看奉先这模样……就算他不想成为曹操、董卓,天下诸侯,能理解他的又有多少?”

    张鲁付诸一哂:“来日方长,军师便在想此事了?”

    麒麟眉毛一动,期待地看着张鲁。

    张鲁想了想,道:“白日间见军师幻法传令,可也是我道家中人?仙山何处?师门哪家?”

    麒麟自嘲地笑了笑,答:“略懂而已。”

    张鲁沉吟片刻,打趣道:“军师可懂移花接木,缩地化型之术?不若我们趁着今夜,入城看看?说不定军师之忧,进了邺城自解。”

    麒麟蹙眉打量张鲁,看不透他什么意思,道:“成,我带你进去。”

    张鲁摆手道:“不须军师代劳。”

    麒麟左手按着右手手背,六魂幡跃出,黑色火焰般裹遍全身。

    张鲁一手掐了个剑诀,立于面前,指间五色光华流转,身形散为数点明光。

    黑火拔地而起,与五色光同时化作流星,拖着尾焰飞向邺城。

    一道黑色的火焰划过夜空,落于青宛殿外,黑火蓦然一收,成为剑仙战袍,麒麟抬足,踏上第一级台阶。

    张鲁去哪了?还没到?麒麟疑惑转头,见不到五色光。

    殿前每隔十步站着一名哨兵,诺大一个宫殿中,足有近百人,麒麟弹指,千百星黑色光点飞散,没入哨兵额前,卫兵纷纷软倒下去。

    麒麟推开殿门,走进寝殿内,屏风后的榻上,曹操苍老的声音悠悠道:“是谁,要来取我性命了么?”

    张鲁旋身落地,道袍荡开,立于铜雀园中。

    园内尽是杂物,冷冷清清,男孩的声音道:“你是谁?来做什么的?”

    张鲁并不转身,道袍影子于月下微微飘荡,男孩霎时气息窒住。

    “你是谁?来做什么的?”张鲁微笑道,转过身,凝视刘晖。

    张鲁:“你是宫里的人?”

    刘晖:“我来杀人。”

    张鲁:“杀什么人?”

    刘晖:“杀青宛殿里的一个人。”

    张鲁:“为何杀他?”

    刘晖:“为我娘报仇。”

    张鲁:“你娘是谁?”

    刘晖抿唇不答。

    张鲁招了招手,示意刘晖靠近些。刘晖迟疑片刻,走了过来。

    张鲁十分疑惑,以手摩挲刘晖额头,刘晖面容清秀,唇红齿白,眸中却有一股浑然天生的戾气。

    张鲁料想刘晖的生母,多半是曹操的哪名后妃,便也不多问,解下佩刀,低声道:“此刀……”

    刘晖惊呼一声:“这是七星刀!你是温侯的人?”

    张鲁联系前因后果,与凉州数名军师所言,刹那间推断出了刘晖的身份,颤声道:“你是太子?是董贵妃的儿子?”

    刘晖不答,张鲁将佩刀递过,刘晖接了。

    青宛殿中,曹操一夜似乎老了数十岁,孤零零地躺在榻上。

    麒麟问:“喝水么?”

    曹操咳嗽着坐起,点了点头,麒麟端了水来,喂曹操喝下。

    麒麟撩起袍襟,朝榻畔坐下。

    曹操缓缓道:“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麒麟吟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曹操笑了起来,唏嘘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麒麟淡淡道:“该不是直到今天,还存着招我的心思罢。”

    曹操道:“当初我派彰儿,典韦入长安,便是想请你前来,不料你……”

    麒麟道:“打住,从前的事就别说了,家里二愣子暴躁得很呢,为了这事,翻来覆去,念叨了我六年。”

    曹操哈哈大笑,又不住猛咳,麒麟道:“降了吧,今日城前立誓,不也说好降的么?搭上全城将士,却又是何苦?”

    曹操缓缓摇头,麒麟道:“我有一问,在心里藏了许多年,你软禁天子,手握政权,犹如当年董卓,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就不怕哪天有下一名死士,拿着七星刀,刺进你的胸口么?”

    曹操不答,悠然道:“麒麟,你叱咤天下,南到江东,北至西凉,董卓权倾朝野,袁绍四世三公、最终俱亡在你手里。”

    “我亦有一问,在心中藏了许多年,今日苟延残喘,终于得以问出口,你毕生所愿,又是什么?”

    麒麟起身,在殿内踱步,缓缓答道:“刚来那会儿,我的愿望是随便找个主公,让他随便当个皇帝。当然,最好找个厉害点的,起码也是聪明点的。”

    “万一既不厉害,又不聪明,那起码要听话。”

    曹操没有搭腔,麒麟又道:“冥冥之中,自有天定,跟的人竟然是奉先,我的愿望就变成……先混着吧,走一步算一步,自己寻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作为报答,不让他死在你的手里。”

    曹操沉声道:“他本该死在我手中的,却又不知是在何处,在何时?”

    麒麟道:“那已成为另一条时间轴的历史了,就是当初我对你说的,下邳、白门楼。”

    曹操不答,麒麟又道:“后来,跟随他转战西凉,我忽然就有了辅佐他的念头,天下虽大,未尝不能放手一搏。”

    “但你知道么,当年未央宫前,与你一同前去请刘协立诏时,我曾经想过是要跟着你走的,可惜,你跑得实在太快了。”

    “可惜了——!”曹操将手中瓦碗朝地上重重一摔,四分五裂。

    “可惜了。”麒麟淡淡笑道:“越跟越不想走,直到如今,连我也决定留下来了。”

    曹操道:“我毕生所愿,便是得一良臣辅佐,与其笑看风云,征战江山……”

    麒麟道:“你有的,却不是我。若开始时选的是你,我的困难会少得多。”

    曹操摇头道:“惜如今不得志……”

    麒麟道:“赤壁之战,你与刘备合谋,险些就赢了,奉先一股气冲出去,差点中了诸葛亮的暗算。”

    曹操眯起眼,喃喃道:“险些便赢

    69、凌公绩水渡长安信

    了,那一仗,若非仙人以法器收我魂魄,本不至于……”

    麒麟笑道:“那不是收魂盒,只是个小玩意而已。”

    曹操颤巍巍:“我的头仍是痛。”

    麒麟摸了摸曹操的额头,低声道:“如今心结已解,你知道为什么还疼么?”

    曹操闭上双眼,嘴里喃喃念道:“我自十六岁时,黄巾之乱入京,举孝廉……何进为平宦官之乱,约董卓入京……七星刀,刺董贼……后战关中诸侯……偏安许昌……官渡剿袁绍……”

    麒麟接口道:“战西凉,败赤壁……”

    曹操睁开眼,病躯无法抑制地微微震颤,目光如死灰。

    “王允呢。”麒麟道。

    曹操道:“被我杀了。”

    麒麟又问:“貂蝉呢。”

    曹操道:“卞萱出身倡家,容不得她,赐她一杯酒,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麒麟道:“她跟着王允前来,再嫁给你,你就任凭自己小妾把她毒死了?”

    曹操沉默,麒麟又道:“刘协呢?”

    曹操没有回答。

    麒麟问:“董承呢?”

    曹操道:“死了,别问了……”

    麒麟:“张绣呢?”

    曹操沉默得近乎恐怖,麒麟又问:“徐州屠城三日,十万百姓的名字,你可记得么?”

    曹操喝道:“征战天下之人,哪个不是手染千万性命!”

    麒麟微一笑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武将观察日记 武将观察日记第20章 综韩剧我是狐狸?(转转风精灵) 病王毒妃(明熙尔尔) 惊天(十年残梦) 重生小地主(弱颜) 纸贵金迷(清枫聆心) 极品桃花运(粉嘟嘟的馒头) 希灵帝国(远瞳) 天尊重生(神见) 终极兵王混都市(步步惊肺) 重生之军界千金(倾城殇)